不正義轉型的東廠幽靈

不正義轉型的東廠幽靈

(李欣恬攝)

妖怪酒馆

不满停电太久 高市大寮区200居民抗议

原本任期只有兩年的促轉會歷經兩度延任,各界批評不斷,最終在綠營立委自己都挺不下去的情況下關門熄燈。促轉會雖看似退場,但深植背後的東廠惡靈恐不會隨之消散,反而將化整爲零,借屍還魂,繼續延續其政治壽命。諷刺的是,高揭「轉型正義」的促轉會,自己卻步向「不正義轉型」的道路,註定讓這個公信力早已蕩然無存的機關,繼續揹負着罵名。

今年年初行政院就在爲促轉會的落日鋪路。第一步是提案修改《促轉條例》並新增《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覆條例》擴權,將「行政不法」以及「沒收財產」之權利回覆納入新增職權範圍,讓原有隻處理「司法不法」的促轉會得以另闢「藍海」戰場。「行政不法」定義模糊,範圍無邊無際,爲轉型正義的「永續經營」提供無止境的柴火。

仙帝歸來當奶爸
鬼王傻妃:草包小姐横天下 嫣云嬉

然而促轉會落幕後,前述「國家不法行爲調查及平復」的工作必須有人繼續接棒執行,行政院只能設法打造借屍還魂的新軀殼,新增「權利回覆基金會」便是其第二步。該基金會由政府捐助,設董事13人全由行政院遴聘組成,日後更可招聘大量人員。蔡政府的獨立機關向來難以獨立,立法院更無法如監督公務機關那般直接監督財團法人,讓基金會有了更大的活動空間。有人、有權,還不缺錢,這無疑爲落日的促轉會提供絕佳的安身處所,比起萬年不滅的二二八基金會猶有過之,日後自動落幕的可能性只怕微乎其微。

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強調轉型正義是長期馬拉松,「燈可以熄、光不會滅」。葉虹靈講了真話,但正義的轉型固然如此,不正義的轉型同樣也可以是一場無窮無盡的政治鬥爭,動機只是一念之間,結果卻是差以千里。

回顧促轉會的表現,社會分裂大於社會和解應是多數人的評價,這已完全與轉型正義立法的初衷背道而馳;而「東廠」更是其擺脫不去的污名。政治受難者不領情,被政治清算的政黨不甘心,但掌權者不收手;真相選擇性的被揭露,仇恨有增無減,社會對立依舊;蔡政府完全辜負民衆的期待,也錯過了化解社會對立的契機。

促轉會熄燈留下的重要工作包括中正紀念堂的存廢、硬幣圖像更改等,高度政治爭議的課題揮之不去,但和解的高度卻始終不見。當人們看到南非轉型正義時就想到和解共生,想到屠圖主教「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的名言。我們回頭再看看臺灣這幾年的轉型正義模式,留下的,恐怕更多是負面的教材!

(作者爲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子瑜化身最萌耶诞礼 私服穿这样百万粉丝全暴动

北韩因疫情等原因无法参加北京冬奥会 但全方位支持大陆

蔡英文称 蒋经国反共保台是台湾共识

强强联合 陌陌砸逾7亿美元 收购婚恋网站探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