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經理被帶走:定增王財通基金沒落史

前總經理被帶走:定增王財通基金沒落史

鋒靂 時浩

2022新年,財通基金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登上了熱搜。1月份,麗水市紀委官方賬號“清廉麗水”發佈,財通基金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王家俊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浙江省紀委省監委駐財通證券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蓮都區監委監察調查。

就在4個月前,王家俊剛剛從財通方面離職。2021年10月8日,財通證券發佈文件顯示,“經研究決定,提議王家俊同志不再擔任財通基金董事、總經理,轉任專業職級,由財通基金黨委委員、副總經理汪海同志主持財通基金經營管理工作”;16日,財通基金同樣公告,王家俊因個人原因離任,由汪海代任總經理。

有消息稱,去年12月下旬王家俊已被紀委帶走,其更新頻率較高的朋友圈此後也無任何更新動態。

定增王踩雷阜興、樂視

王家俊是2011年財通基金成立初期就已加入的元老,2016年9月正式履職總經理職務。根據天天基金數據,2016年末至2021年3季度,王家俊掌舵期間財通基金資產規模由215億增至436億水平。

具體業務上,財通基金最爲外界熟知的標籤是“定增王”,自2013年參與首筆定增業務起,公司累計參與近800家上市公司再融資,累計融資金額超2000億元,規模居行業前列,就在剛剛過去的2022年一月。財通再度參與了20餘次公司定增。

然而,王家俊任期內財通基金的定增業務曾多次發生重大資管事件。2018年6月,中國私募基金第一大案——募資368億的阜興集團爆雷,董事長朱一棟出逃海外,約180億資金出現兌付問題。

【尋找和平的關鍵】EP.01我們與戰爭的距離

作爲不幸踩雷的多家金融機構之一,財通基金旗下子公司財通資產(持有80%股權)則是受影響最大的企業,資料顯示,財通在阜興案中涉及金額高達70億元,涉及人數多達2000餘人。值得注意的是,阜興系資管計劃屬於通道業務,相比於其他業務其對資管利潤度的貢獻大,也更依賴市場關係和業內資源,而案發前雙方聯繫較爲緊密,財通資產也在部分阜興系資產管理計劃中擔任管理人職務。

2019年,財通基金3年前以45.01元/每股參與定增的樂視網爆雷,公司旗下共計83只產品曾參與定增,單個產品參與規模從幾百萬到過億不等。以恆增鑫享6號資管計劃爲例,募集的4822萬元中,認購樂視網的資金僅佔到700萬左右,但是樂視網從45.01元認購價跌到清盤前後的5-6元左右,恆增鑫享6號資管計劃的700萬,清盤時市值不足100萬元,佔到了4822萬元資管計劃中34.85%虧損額的重要部分。與此相關的是,2022年1月,消息稱多家涉及樂視網的欺詐發行事宜的券商、律所和審計機構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基金、資管漸行漸遠

2023神回顧/《奧本海默》、《灌籃高手》全輸給這部片?年度熱門電影在臺上映

財通系旗下目前有兩家基金公司,成立於2011年的財通基金相對較早,由財通證券、杭州市實業投資和浙江瀚葉共同發起設立,三家分別持有40%、30%、30%股權。業績表現上,作爲資本市場的定增王,受2017年定增收緊及近年來資管業務持續爆雷等因素影響,財通基金近年來營收持續縮水,2016-2021年收入金額分別爲20.96億元、14.54億元、6.64億元、4.79億元、4.81億元,對應利潤更是從2016年的5.4億下滑至1億元上下。

根據天天基金數據,截止目前財通基金在管資產550.51億元,擁有66只基金,基金經理12人,平均任職年限1年又288天,規模及從業年限處於行業中下游,對比同期成立的平安基金,其規模早在2017年中就已突破千億級別,目前在管資金超過4500億元。

葫芦村人 小说

就算在集團內部比較,財通基金表現同樣遠不如兄弟企業財通資管。相比之下,成立於2014年12月的財通資管則由財通證券全資控股,儘管兩家企業同爲兄弟公司,但在具體業務端財通資管與財通基金高度雷同,產品結構也較爲相近,具有明顯的競爭關係,相對而言,財通資管更像是財通證券的親兒子,能夠獲得更大的資源傾斜。

截止2022年1月中旬,財通資管擁有基金經理人數16人,下轄基金81只,合計規模達到1122.94億,體量、業務均高於前者,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二季度以後,財通資管的管理規模就已超過財通基金,並在此後差距不斷擴大。

張誌家疑因心肌梗塞過世 醫籲注意三大心肌梗塞危險警訊

產品結構上,財通基金產品規模長期分化嚴重,A/C類單獨計算前提下,截止2021年末其規模前五大基金財通安瑞短債債券C、財通裕泰87個月定開債、財通裕惠63個月定開債、財通價值動量混合、財通內需增長12個月定開混合合計體量達到269.19億元,佔總規模比重達到49.64%;相對應的是,公司規模小於億元級別的產品則有22只,佔全部基金數量的1/3,另外,這其中有15款產品份額在5000萬級別以下,按照相關規定,該類“迷你基”如果連續60個交易日規模小於5000萬元,將觸發清算條件,且不需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

具體到收益表現,財通基金資產管理兩極分化的特點體現的更爲明顯。按基金類型劃分,2021年度財通基金共有7類產品實現超過10%的年化回報,其中金梓纔是公司主動權益類投資收益第一把交椅,包攬公司偏股混合、靈活配置、封閉、普通股票四大類別收益第一名,且回報均高於10個百分點,不過,若將其與財通資管對比,金梓才的綜合收益表現和整體業績回報較財通資管的姜永明還有一定差距。而收益在排名靠後的產品中,剔除貨幣型基金,財通基金的楊燁超、夏欽則不幸包攬集團整體收益的倒數三名。

基金經理實力如何

主動投資端,對比財通資管與財通基金兩位一把手,財通資管權益投資總監姜永明擁有12年證券從業經歷,曾在保險資管從事絕對收益投資,有較長時間的百億資金管理經驗。其代表性產品財通資管價值成長混合A(57.61億規模,2019年4月接手)、財通資管價值發現混合A(19.64億規模,2020年3月接手)過去一年均實現了超過30%的年化增長,收益排名位於同類前10%水平,且自接任起接近或已實現翻倍。

從投資風格來看,姜永明注重組合管理的動態均衡,通過自上而下研究,在企業進行相對合理的定價基礎上選股,並以此爲根基進行行業的組合分散,另外,姜永明並不會隨意重倉並單一押注某類賽道,其當前在管的10款基金產品中,前十大重倉股均維持在50%-55%比重,追求組合風險收益的最優比。

偏好擇時是姜永明在投資上另一大特點,以財通資管價值成長混合爲例,姜永明曾在2020年四季度白酒行情風起前持倉山西汾酒、五糧液、瀘州老窖等多款白酒股票,並於年內高點大幅減倉,而在2021下半年起逐步增持中興通訊、納斯達、捨得酒業等科技、消費類處於低估值區間股票,Wind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末,中信一級行業指數中通信、電子、食品飲料四季度分別上漲17.48%、11.00%、7.73%,位列所有行業第3、第6、第9。

現任財通基金投資部總監的金梓纔是上海交通大學工學碩士,歷任華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經理助理,信誠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MT行業高級研究員,在2014年加入財通基金後,現管理基金12只,合計規模69億元。產品管理上,金梓才行業配置比較靈活,代表作財通價值動量混合自2014年11月接任起累計任職回報爲378.21%。

獨/真有詭?前少校夜潛海軍營區獲輕判 又涉國安法被帶回

金梓才前十大重倉股比重略高於姜永明,合計倉位約在55%-60%區間,以財通價值動量混合爲例來看,其任職以來不傾向於滿倉操作,除去2020、2021年部分季度,其倉位儘量維持在8成左右。不過,資產重配置方面金梓才更偏向於以以科技、TMT爲主,同時根據行情配置消費、醫藥等相關資產。

然而,2021年的極端結構化行情似乎讓金梓才的投資風格發生了變化,上半年財通價值動量混合前十大重倉股均爲鋼鐵、化工等熱門概念股票,剛剛發佈的四季度又將股票全部清倉,換至牧原、溫氏、中國國航等農業及消費股票,前十大重倉股中僅有長川科技一隻屬於曾經青睞的科技方向。

分階段來說,2021年以前的金梓纔在整體投資風格同市場上多數基金經理大致相同,自上而下的選股投資理念和“核心+衛星”的配置模式也並不算出彩,而在過去一年,金梓才偏遊資的投資風格和前海開源的曲揚頗爲相近。

作爲看中擇時且敢於重倉的極端基金經理,曲揚曾在2018年創下單季清倉抄底黃金、證券, 並於次年一季度全部賣出的大手筆操作,並在2020年再度重倉醫藥、白酒,連續投資成功曾讓曲揚風頭無兩,然而,在產品規模快速增長後,曲揚無法實現靈活短線操作,轉向大盤股選擇“躺平”,過去一年在管理期超過半年的12款開放式基金產品中,所有基金收益均爲負值。即使是重倉賭博式投資,曲揚也曾因看錯市場大虧,其管理的前海開源中國稀缺資產混合曾在2017年重倉軍工,但該基金全年虧損18.89%,跑輸滬深300指數近40個百分點。

儘管風格轉向逐步遊資化,但由於倉位集中度相對較低,選股能力有待提升,體現超額收益上金梓纔不僅未能超過姜永明,近兩年更是有半數季度收益未能跑贏同類均值。

另外,在新發基金管理方面,金梓才還存在風格飄移的嫌疑。由於奉行復制策略,2020年7月發行的財通科技創新混合(合計規模5.62億元)在持倉上同財通價值動量混合基本雷同,截止4季度末該產品前十大重倉股分別爲牧原股份、溫氏股份、中國國航、天康生物、傲農生物、唐人神、天邦股份、洽洽食品、錦江酒店、南方航空。但根據募資說明書披露,財通科技創新混合主要投資領域應集中於科技創新主題企業,科技創新主題企業是指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

不過,在剛剛過去的新年1月,財通基金在主動權益市場的整體表現要優於兄弟企業。金梓才成爲集團唯二實現正回報的基金經理,另一位實現正收益的鐘俊,其運營的財通智慧成長混合也有金梓才參與的身影。

2015年加入財通基金的夏欽是公司另一位任職年限較久的基金經理,翻遍夏欽在財通基金履歷,只能用泯然衆人四字評價。其掌管時間最長、回報最高的財通可持續混合2016年至今綜合收益95.28%,規模峰值不過10億(當前規模2.84億),對比業內同期動輒2-3倍增長的基金只能說說差強人意,投資風格上,夏欽均衡配置、買入業內龍頭的風格也在2021年被市場拋棄,該類型基金經理過去一年普遍表現較差,作爲一名並無特點的基金經理,夏欽的業績表現並不讓人意外。

財通基金現狀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當前中小型基金公司的發展困局。一方面來說,成立期晚代表錯失了行業初期的發展紅利,而背後集團實力的差距/扶持力度又進一步制約了企業的試錯和擴張成本。另一方面,面對產品同質化嚴重、資金流向業內龍頭,中小型基金只能選擇差異化發展路徑,然而財通基金所推崇的定增本質上在於以低價購入大量優質資產,決定最終收益回報的依然是投研能力,低價在長期投資上往往只是加分項,若僅依靠資本運作,樂視、地產債爆雷的慘案將在未來繼續在財通基金出現,而這將再度擠壓其發展空間。

此外,產品營銷方面,基金經理往往是決定一款產品認購的根本,而這通常是以財通基金爲代表的中小基金公司弱項,雖然金梓才業績並不算差,但縱觀公募整體市場,業內中上的成績單顯然撐不起一家基金公司頭牌,而且企業內部還存在着夏欽這類毫無特點的“拖後腿”基金經理。隨着近年來崔宸龍、過蓓蓓等風格鮮明的新興投資經理不斷涌現,如何提高造血,培養擅長投研的基金經理,將成爲決定財通基金們的重要出路。

沒抽到香港0元機票沒關係!國泰航空重啟桃機貴賓室,爽嗑牛肉麵、雞尾酒